在美国证券监管的开山之作《1933年联邦证券法》制订的过程中,保护投资者还是便利融资亦是当时人们争论的焦点。强调融资便利一方认为证券法中强调信披的严厉的民事责任条款“使融资变得极为困难”,会“严重地阻碍经济复苏,造成失业”(律师阿瑟·迪安语)。而罗斯福总统则还击道,反对力量是为了“自由使用他们曾经拥有的权利——向你和我出售掺水股票”。几经争论,最终美国相关法律的落脚点依旧落在了保护投资者,强调信息披露上。

而再融资新政的出台其实也是打补丁,因为彼时很多公司为了绕过借壳的约束(受上市公司重大重组管理规定),一般都采用了第一步转让上市大股东的持股,同时对新股东定向增发的方式进行变相的买壳,以至于证监会忍无可忍,多次直接直接发文,追问上市公司实质上是否是卖壳。